第二章

 

一陣羞辱人的聲音,從總編的辦公室裡傳了出來,在辦公室的其他人,光是想像那個畫面,就覺得壓力很大,希望自己不要成為下一個砲灰,

你他媽的!寫這什麼東西!挖洞給我跳啊?」在辦公室裡面的,謝總編已經完全暴走,前陣子才染過的頭髮,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,白頭髮又多了很多,雖然這並不全然是站在他面前,正被他數落著的人害的,但也差不多了。站在他面前的鄭行,第一次接受這樣的震撼教育,不過這次闖的禍這麼大,要全身而退也沒這麼容易,鄭行心裡想著,校稿的時候,怎麼不見你說多確定後才出刊,現在拿這個點來罵,實在是一點道理都沒有,不過他自己也知道,如果他再多確定一點那個情報來源,也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,

「這個報導,把我給害的多慘,你知道嗎?」謝主編罵人的時候,最喜歡指著對方的鼻子罵,鄭行心想,我也是受害著阿。

這篇台灣當紅女星LINDA在美國賣淫的消息,是鄭行在美國的友人用第一手的消息賣給他,還有照片為證,原本以為這會一個讓鄭行翻身的大獨家,結果只是一個長得很像那位女明星的小留學生,那個朋友因為長年在外國,也沒有很清楚台灣演藝圈的動態,事後,鄭行問他這件事的時候,他才坦承,他根本就沒什麼在注意LINDA,只是在網路上看過照片,然後事情就這樣發生了。

 

雜誌為了這篇報導再三的抱歉,謝總編因為這個原因受到各界批評,對方的唱片公司甚至經紀人都打算提告,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動用他所有的人脈把這件事情給押了下來,還逼的簽了不少幫她們公司的人寫好新聞跟打廣告的協議,謝總編被這件事情搞的焦頭爛額,可不會罵一罵就放過鄭行,

你最近跑的新聞都怎麼搞的,越來越不像樣,要你去追女星的緋聞,追到什麼了?什麼都沒有?

「你上次跟我講的,那個國民黨立委的緋聞呢?這個也到哪去了?」

「什麼鬼都沒弄出來,現在又弄了這麼大條給我,你是這麼想要回家吃自己就對了!!

總編氣的脖子爆著青筋,連聲音都開始沙啞了,他總是喜歡在罵人的時候,罵到讓全世界都聽到,完全不留任何情面給他想要羞辱的人。

「這是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如果弄不出什麼成績,就不要怪我了,」

你現在改跑各地軼事,政治,演藝圈這些都不要給我碰了,如果你沒有辦法提出一些好一點的題材,下個月進來辦公室你就順便遞辭呈上來,給我滾!

總編抓狂的把手上的紙本往桌上一摔,紙本散的到處都是,

「不會撿,還要教阿!」雖然覺得很不爽,鄭行也只能自認倒楣的收拾著散落一地的資料。鄭行的確也想過要離開,但這個行業不過就是那些人在變動,走了這家,下一家會想用嗎?說不定謝總編會用他的人脈,讓他消失在這個圈子。

 

鄭行無奈的走出總編的辦公室,有氣無力的走回他的辦公桌,

鄭行你剛剛被刮的一頓,是近期最高分貝喔!總編罵你罵到心臟病都快發了吧,專寫體育版身材壯碩的阿泰邊舉著啞鈴邊挖苦著鄭行,

還不是被害到了,千金難買早知道」

「萬般無奈不知道,」阿泰又加了一句,這句話現在聽來真刺耳。

 

鄭行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整理著自己的思緒,想著自己的過去在這間公司所做的豐功偉業,也想起一些遺憾。

當初進來這一行,只是想多看看明星,對於演藝圈有著綺麗的幻想,鄭行長的也算帥的,雖然要當一線的不太可能,但拍拍廣告那種,當個二線那也是可以的,因為工作的緣故,他也跟二線明星交往過,但那段往事,他不認為那個叫做談感情,那一切都只是女生為了她的事業,成天要鄭行寫假新聞,假消息,自己故意抓自己女朋友的緋聞,這個感覺實在是差透了,很快兩個人就協議分手了。隨著在這個圈子越久,就看過,聽過越多荒淫的故事,掌握特定權力的人,在這個圈子裡,青春的肉體是享用不盡的,這些人都是一堆畜牲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鄭行開始想盡辦法要挖出那些新聞,第一個造成全台轟動,而且讓他受到重用的就是安琪拉事件,

五年前一個當紅玉女安琪拉,被爆曾經賣淫,還為此墮胎,同時還有身分造假跟抄襲,這一切都是他挖出來的傑作

鄭行一開始只是在查有關安琪拉創作抄襲的部分,沒想到真相越挖越多,才知道安琪拉有這麼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時,他也曾經考慮過到底該不該讓這些事情報導出來,基於他做記者的職責跟義務,這些事情是該讓社會大眾知道的,只是一想到一但做了,安琪拉就徹徹底底的完了,除了毀掉她的前途外,最害怕的還是怕會造成一條生命不理性的終結。

就在兩難的時候,這篇正在整理的報告,不小心被總編看到,總編看到十分訝異,不停的稱讚鄭行做了一個非常好的新聞題材,在確定那些東西都是有憑有據後,也不管鄭行的想法,很快的這個事件馬上就被拿來當作當期雜誌的封面,那本雜誌瘋狂大賣,台灣所有的媒體都在討論這個事情的真偽。

 

在出現這一堆不可告人的秘密後,當時聲勢如日中天的安琪拉,馬上嚴厲的駁斥了這些說法,但是隨著週刊把證據慢慢一樣一樣拿出來之後,她的演藝事業全部都變成了幻影,

 

「那些都是過去了,為什麼還要把它挖出來呢,我也很痛苦阿,關於那段過去,我是被逼的,如果可以過正常的生活,我會不想過嗎?」安琪拉聲淚俱下的說著那段慘痛的過去,也因為她的告白,間接承認了報導的真實性,那場記者會後,支持的人還是非常死忠的支持她,但不可否認的,她的名聲已經跌到谷底。原本力挺到底的唱片公司也了解到,安琪拉的演藝生涯,不太可能在有任何起色的同時,繼宣布安琪拉停止一切演藝活動沒多久,下一個動作就是與她解約。

 

安琪拉用她的美貌與歌聲,欺騙她所有的粉絲,這些粉絲為了她,撒著大把大把的鈔票,都是因為那個無尖不摧的形象。當包裝出來的大泡沫被戳破時,一切都不在美好,安琪拉的演藝事業跟人格,隨著那一系列的報導毀了。

或許這個世界,需要的不是真相,而是一個信仰,被弄出來的偶像,可以全部都是假的,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掌聲,金錢,權力,而背後的出資者賺到了大筆大筆的鈔票,當妳是他們的搖錢樹時,妳比甚麼都重要,當妳甚麼都不是的時候,他們也不會在乎妳的死活,或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,讓鄭行對人性有點失望,但這就是人生吧,痛苦但總有些道理在。

安琪拉消失了,從開完記者會後,她不見蹤影,就像人間蒸發一樣。網路不時跑出有關她的傳聞,跑到美國療傷,在中國大陸被富商包養,甚至還傳出日本成人影片公司出重金,請她拍成人影片的誇張傳聞,這些新聞真實性都被畫上問號,直到事件爆發一年後,一名年輕女子在台北市中山區大樓一躍而下的新聞,大家才知道安琪拉原來一直在台北,她自殺了,沒留下任何遺書的安琪拉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。

而鄭行在事件三天前就有不好的預感了,原因不是他有預知能力,而是他接到了一通電話,那通電話並沒有說她是誰,但聽了內容後,鄭行很快的就知道她是誰了,雖然對於她怎麼得到他的手機號碼覺得納悶,但那也不是件難事,

「曾經我不管怎麼努力,伸手可及的地方,都是黑暗,我以為我已經擺脫了黑暗,看到了光明,一切都是這樣的美好,我不用再害怕床上躺著另一個不認識的人,不用再害怕晚上的到來,不需要吃藥,也可以笑著入眠。但有一隻黑暗的手,在我發光發熱的時候,又把我拉回地獄。直到這個時候我才了解到,黑暗出身的人,無論怎麼努力,都看不到光明…,」

鄭行聽到這些有點心痛,有一點點的後悔,

「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今天就算不是我做,總有一天另一個人也會做,相信我,在做出那篇報導的時候,並不想讓它出現的,我猶豫了,我知道這篇報導會讓多少人傷心,但我還是得負起社會責任,我…」

「不必說了,這是你本來就該做的,只是我還是恨你,是你奪走了原本該屬於我的一切,是你做的…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,你這個來自地獄的記者。」

氣憤的說完那句後,電話那頭就只剩下嘟嘟聲了,

鄭行試著挖出了影劇圈所有黑暗的一面,想著那一個個噁心做作的臉孔,鏡頭前虛偽的笑容,鏡頭外耍大牌的明星比比皆是,是的,那些嘴臉真的很讓人作噁,鄭行想著為什麼要來當記者,沒錯!不就是為了這個原因嗎?不就是因為看不慣這些雙面人的作為,所以才要挖出他們平常不為人知的一面嗎?鄭行熱愛這個工作,能夠挖出這些雙面人的瘡疤是他最開心的時候。但這件事情對他的衝擊還是很大,安琪拉跳樓事件發生後,鄭行沉寂了一陣子,總編也很識相的,讓他跑一些無關痛癢的新聞,但很快的他又開始追起那些雙面人的新聞,他想著唯有這樣做,才對得起安琪拉吧。只是隨著他的名聲在演藝圈打開,要取得資料變得越來越不容易,大家都很怕他會桶出些什麼來,自然而然也影響到做這行的績效。

 

地方軼事阿,鄭行隨手翻著雜誌,想著什麼題材會比較適合,美食?歷史故事?好人好事代表?各大廟宇巡禮?連一點點方向都沒有,他解開襯衫的手腕旁的鈕扣,把袖子捲了起來,今天也太熱了吧?總編最近省電省很兇,連開個冷氣都要排時間,他拿起手邊的紙張當作扇子搧了起來,辦公室上頭的吊扇,嘎嘎作響,鄭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,看著那個土色感覺已經快要作古的吊扇,想想還真是恐怖,他想起絕命終結站的劇情,會不會有那天那個吊扇就會忽然這樣掉下來,然後砍掉某個人的頭,一想到這個,肚子就有點不適,如果他是小方,那個坐在風扇下的人,我應該會得躁鬱症吧

 

聽說主編要你做地方軼事阿?阿泰從自己的位子走到鄭行的旁邊,拍拍鄭行的肩膀,點點頭一臉就是辛苦你了的表情,

是阿,不過我現在完全沒有方向,」翻了一下之前作的特刊,感覺比較有趣的,只有那個全台各大鬼屋特輯吧,他想著做這個企劃的可能性,鬼屋阿…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,鄭行這輩子到也沒碰過什麼鬼,他自己也不喜歡聽鬼故事,對鬼一點興趣也沒有,要做這個特輯的確是有點困擾,但想起其他的選擇,這個至少比較有話題,想著未來的行程可能是全台各大鬼屋,第一個行程應該先去萬華龍山寺比較妥當吧

我看你還是去問一下阿偉好了,畢竟之前都是他在跑的,直接從他的接應該會比較快啦,」

對了,阿偉是為甚麼進醫院的?」印象中阿偉是一個很健壯的人,總是一付精神飽滿的樣子,人也挺機靈的,怎麼會忽然進醫院了,

你去問問他囉,不過我聽說是去採訪一個鬼屋,結果掉到洞裡面,我快笑死了,

你相信有鬼這回事嗎?鄭行隨口問問,他自己是不太相信這個東西,

「雖然我沒遇過,但…或許有吧,我妹妹就遇過了,在醫院裡面,看到了沒有辦法解釋的物體,但誰知道呢?」阿泰雙手一攤又接著講下去,

「我聽過不少鬼故事,但真的到底有多少,誰知道?人最喜歡加油添醋了,每個人講起故事來,都跟我們一樣能扯則扯,真實性有待考驗,」

但這種事情,還真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,多一分準備,總比忽然被嚇破膽來的好吧,阿泰看著電腦螢幕大叫了一聲,嚇到了鄭行,

「我就說吧!!湖人穩贏的啦!!爽!總冠軍我來了!!」原來他在上班的時候看著NBA的比賽,好吧…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,阿泰講完就開始跳起沒人看的懂的舞蹈,為什麼他總是可以這麼歡樂,這應該也算是一個好的個人特質吧。

鄭行拿起口袋的手機,抄起阿偉的電話,撥了通電話後,確認了醫院跟病房後,就開車前往長庚醫院了。

 

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,一進到林口長庚急診室,鄭行被看不出來是病人還是眷屬的人撞了一下,唯一看的出的是那個男人連一點想要轉身說聲抱歉的想法都沒有。

這到底是戰場還是醫院?眼前的景象,不禁讓人懷疑起來,走道兩旁綠色的病床,排成一長排,看不到底,對於這個現象,鄭行一直覺得很莫名其妙,台灣是沒有醫院了嗎?連走廊都不放過,他看著那些躺在病床上不時發出疼痛呻吟的病人,這樣的環境一點醫療品質都沒有。

 

看到眼前這個狀況,鄭行不禁想到他的姑媽,不管是生什麼病,只要不舒服一定都是到大醫院報到,對於小診所斥之以鼻,總是說著,花一樣的錢,為什麼不看好一點的?都到了那個年紀,鄭行也不想要跟她吵了,每次到了像長庚,榮總,台大這一類的大醫院,看到人滿為患的狀況,他都替這個小島感到憂心。

 

他看著醫院上方的白色指示牌,順著指標一路走到了復健大樓,邊走邊想著有關醫院的恐怖故事,或許這邊就有不少題材呢?但他怎麼想都想不到,因為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聽鬼故事的人,進去電梯,旁邊頭髮灰白拿著吊點滴拐杖的女病患,一直看著他,然後緩緩說出,

「你是明星嗎?」這樣的問題常常從婆婆媽媽的嘴巴中說出,他只是緩緩的搖搖頭,尷尬的笑著,他也幾乎可以預測的了下一句,

「你長的很英俊」果然正確無誤,尷尬的狀況持續了不到30秒,還好七樓到了,他終於可以離開這個令人尷尬的密閉空間,鄭行對於那樣的誇獎已經麻痺了,至少從那些婆婆媽媽的嘴裡講出來,不會比較開心,

走出七樓電梯,他朝向中間的護理站走著,跟正在準備藥品的護士確認一下病房位置後,另外一個正在打資料的護士熱心的指引了方向,讓鄭行不費什麼精神,就找到了阿偉的病房,門牌上寫著712號房B床位王子偉,輕敲了門,打開門後,看到阿偉正在看著小說,實在沒想到整個右腳都打上了石膏,

你還好吧,怎麼會忽然摔斷腿了,不會是你看到哪個辣妹,結果踩到了一個沒有水溝蓋的缺口,掉下去吧,」鄭行虧了一下阿偉,男人總是喜歡虧來虧去的,

看著阿偉的腿包著這樣,鄭行想著這個狀況,沒有幾個星期應該是好不了,

別損我了,不過還真的被你猜對了,我還真的是一腳踏空,跌到水溝蓋下去的,」

阿偉搖著頭講著那天的情形,

那天真的很邪門,那附近都已經不知道去過幾次了,結果我竟然會在那邊踏空,我怎麼想都想不通,不提這個了,你還好吧?」阿偉翻身拿起旁邊的水壺倒了一杯熱茶給鄭行,鄭行聞了一下,竟然是普洱茶,這個冷門的茶種,上次喝已經不知道是幾年前了,

聽說你被主編修理得很慘?」看來這個消息全世界都知道了,鄭行坐在病床旁的藍色塑膠椅上,無奈的看著他,

可慘了,不過你也聽說我現在要暫時接你負責地方軼事吧,」鄭行翻著放在另一個塑膠椅上的雜誌,邊看邊講著,

是阿,總編有跟我提過了,不過我想你現在應該是完全沒有方向吧,之前都是跑影劇版的,我想改地方軼事你可能會覺得很無聊,至少這邊的新聞不會有什麼美女帥哥,哈哈哈阿偉自顧自的笑了起來,在開車來醫院的路上,鄭行也想了很多,但總是沒個方向,唯一感覺比較有搞頭的,真的只有鬼屋這個題材了,

嗯,這的確是有點難搞,不過我大概有個方向,鬼屋這個題材是不是一直有在寫?」

「沒錯,這個題材一直都有在寫,不過並不是每次都會有,我可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以專程跑這些鬼地方呢,」

「我想要多了解一下你現在所知道的,還有你是怎麼做的?」

「其實鬼這個題材,在台灣到處都是,可能也是因為台灣人真的很愛聽鬼故事吧,總對這些不可解釋的現象特別感興趣,所以這類型的傳說才會這麼的多,

我之前的做法,是統合網路上一些網民的說法,比較有名或特殊的點,我們才會特別去拍攝作特集,像是民雄鬼屋,飛碟屋,文化大學,蘭潭等等這些很有名的點,」

「但我後來發現,我們一般人平常聽到的都差不了多少,所以我想要找一些不一樣的,不是這麼普遍的故事,於是我想到了原住民,原住民那邊的故事可就多了,也不乏充滿血腥恐怖的故事。」阿偉打開抽屜,拿出一本紫色的本子,他翻了一下拿給了鄭行,那些都是他寫有關鬼故事或是不可思議現象的記錄本,鄭行把手上的雜誌放在大腿上,看著剛剛拿到的紫色本子,

這些故事應該很多都是杜撰的吧,我不是很相信怎麼會有人這麼容易遇到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跟物體,」鄭行看著每個故事的標題,隨手翻了一下,台灣到處都有鬼故事就對了,這會不會太多了點,

「也因為這類型的題材實在是太多,所以一定有很多故事失真,是亂扯出來的,」

「這我倒是不懷疑,所以之前都沒有人做過類似踢爆的報導?例如到了某個鬼屋,然後說著這些都是鬼扯,根本就沒有這回事之類的?」

「是沒人做過,因為這些點散布在全台各地,並不是這麼的方便去,加上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帶種敢這樣做,必竟要看到那些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吧,有人有辦法遇到,有的人卻怎樣都遇不到,不是這樣嗎?」講完阿偉笑了起來,不過這倒是真的,至少沒人是真的這麼想要第三類接觸吧,

「你自己有遇到過嗎?」

「完全沒有,我去過了這麼多個鬼屋,從來就沒有遇過,不過莫名其妙的事件,倒是偶爾就會發生一下,像這次就是,要不然就是很容易就會生病,或許那些地方沒有所謂的鬼,但那邊的磁場可能不太適合人在那邊活動,我想容易生病大概就是那個原因吧,」磁場這個說法鄭行很能夠接受,他也是屬於科學派的,雖然物理化學不見得很好,

「你的筆記本裡面記載了這麼多有問題的地點,要跑到什麼時候阿?」

鄭行覺得阿偉這個筆記本做的實在是很棒,地點,背景,故事,應有盡有,

忽然鄭行看到了一個讓他有點興趣的標題,

鄭行指著那個標題叫做白靈之屋,上面寫鬧鬼指數竟然有五顆星,這也太奇怪了,他完全沒有聽過跟這個有關係名稱或地點,

「白靈之屋阿,這個故事算是比較特別,這不是從網路上得到的,是從我朋友那邊得到的消息,」

「你朋友說的?難怪我聽都沒聽過,」

「這件事情是他們隔壁村子發生的事情,在一次聚會聊天聊到的,如果不是他,我想這個故事應該永遠不會有人知道才對,還有就是…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,白靈之屋裡面的鬼,肯定可以排上前幾名的兇,」

「有這麼誇張嗎?」

「我上面都有寫下來,如果有需要,你等等可以拿去影印,」

「太好了,我正想這麼說呢,」

「不過話說回來?你相信有鬼嗎?寫了這麼多筆記,做了這麼多的記錄,也聽了不少,你自己認為真的有嗎?」其實這個問題在鄭行的心理面,已經問過自己好幾次了,看了越多這些題材的故事,想法就越不堅定,或許是真的呢?

「就跟我剛剛講的一樣,我不相信有鬼這回事,鬼的存在,我想很多都是心理因素,如果把這個因素拿掉,我想鬼的真實性,會降低很多,」

「人類對於未知的事情,總是充滿著恐懼,因為無法掌握,無法確認,所以會感到害怕,所以我是這樣認為的,唯有正視恐懼的本身,才可以克服恐懼,這樣想就沒什麼好怕的,因為這樣我會看到最真實的狀況,」

正視恐懼嗎…這有多少人辦的到,鄭行皺著眉頭想著自己應該是沒有這麼大膽,可以像阿偉講出這樣的話來,如果有個鬼,就在自己的眼前,他有辦法跟打招呼嗎?

「我稍微看了一下,一堆人在裡面中邪,這個故事也太誇張了吧,」

「每個故事都有背景的囉,你可以先看看背景,再看那些故事,我相信會有一點點關聯的,白靈之屋我也很有興趣,畢竟這個題材還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,」

「日據時代的刑場,大屠殺的地點,這塊土地下到底藏有多少血腥的故事,還真是一個好發揮的背景,」

「關於背景的部分,是他爺爺講的,這些的確也是年代久遠,應該是不可考了,不過我想應該有一些歷史的痕跡在裡面吧,」

鄭行也是這樣想,這個故事跟其他故事相較之下特別多了,加上根本就沒什麼人知道,要穿鑿附會加油添醋,也容易多了,他想著踢爆板的想法也是蠻不錯的,但自己一個人要去那些鬧鬼的點,他還真的沒什麼興趣,另一方面是想著,那真的還蠻危險的,如果真的有什麼的話,那該怎麼辦?在阿偉還沒好之前,還是去看看這個白靈之屋,說不定還有什麼奇妙的收穫呢,

「真的很謝謝你,提供我這麼多資料,還跟我聊了這麼多,那這個讓我拿下去影印一下,你有想要吃什麼嗎?我乾脆順便幫你帶上來好了,醫生有說你的腳什麼時候會好嗎?」

「大概在一個星期就好了,還好沒傷到太重,幫我買十五顆水餃一碗酸辣湯好了,謝拉,」邊講邊拿起皮夾準備掏起現金,

「不用了,我請你好了,今天來找你聊天已經夠麻煩你的了,這頓算我的,我先去買囉,」講完鄭行就走出房間了,白靈之屋阿…嗯…。

 

鄭行離開了醫院時,已經是下午四點多,事情處理完,回到家已經晚上七點半了,一打開房門,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騷著頭髮,想著最近好像沒有一件事情是順的,打開手機看著最新的簡訊,

「你遇到事情總是把我拋在一邊,我不知道我還能夠再忍受你幾次,在繼續下去,我們走不了多久了」是諾拉寄的,諾拉是鄭行交往一年的女朋友,職業是模特兒,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從小他就不常把自己的情緒給表達出來,尤其是負面的,鄭行總是認為能夠少一個人煩惱,就少一個人吧,所以每個跟他交往的女人,總是會重複著那句話,

「我真的不了解你,你甚麼時候才願意打開你的內心,讓我進去?」

鄭行躺在沙發上,右手拿著手機看著手機的訊息,左手按著自己的太陽穴,其實我應該改很多了吧,一次次的交往分手後,諾拉算是最了解他的人了,鄭行看著諾拉的號碼…最終還是沒按下去,現在的他只想要好好的睡一覺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I'M黑咪尼克

nicklee01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umechen
  • 這篇是舖陳, 我期待下篇哦! 先來猜劇情, 嘻~
    (特別挑白天的時候看,嘻!嘻~)
  • 下篇 可能要等一陣子~最近工作比較忙之外~~下篇還蠻重要的~~可能要再修正一下~~(要不然之後可能會寫步下去 ㄏㄏ~) 感謝!
    大體上~架構已經出來了~~~只差怎麼寫好了~

    nicklee0114 於 2010/06/27 16:28 回覆